一個好聽的故事,從“景”開始

2019-12-20 14:35:28   評論(0
來源:溫州商報         字號:T T
摘要:這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早上,烈日當空,萬里無云。一只大螞蟻帶著一只小螞蟻出去找食物。

螞蟻和枯樹枝

●蒲鞋市小學三(2)班 王瀚

這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早上,烈日當空,萬里無云。一只大螞蟻帶著一只小螞蟻出去找食物。

它們開著一輛紅色的小卡車出發了。道路的兩邊綠蔭成林,微風拂面。它們愉快地哼著歌曲。突然,小卡車發出轟轟幾聲,不動了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小螞蟻驚奇地叫道。“嗯嗯,不好意思,忘了加油了。”大螞蟻滿臉尷尬地回答。

它們只好步行去尋找食物,走著走著,突然轟隆一聲,一根像路燈一樣的東西倒了下來。

“不好,枯樹枝!”大螞蟻驚叫一聲,枯樹枝不偏不倚,正砸在小螞蟻的腰上,把小螞蟻壓倒了在地上。

小螞蟻拼命往外掙扎,但是依然無濟于事。小螞蟻對大螞蟻叫道:“快,快救我出來。”大螞蟻使勁地去拽小螞蟻。它使出吃奶的力氣,拉著小螞蟻的雙手。又用一只腳蹲在枯樹枝上,使勁地踹枯樹枝。最后它繞到樹后面,使勁地推小螞蟻的雙腳,最后依然是無法成功。

大螞蟻急得團團轉,怎么辦呢?最好用卡車把枯樹枝拖走。卡車上倒有一根繩子,但是,卡車沒有油,那根繩子又老又舊,一拉就斷。去叫小伙伴,這里已經離家十幾公里,一來一回天都黑了,森林里面又有許多兇殘的動物。

大螞蟻一籌莫展,突然間它靈機一動,跑到卡車上,拿下一個桶和一把鐵鍬,它把桶里的水倒在小螞蟻的周圍,等泥土吸收了水分以后開始變得松軟,它用鐵鍬輕輕地、小心翼翼地刨開一點點土,小螞蟻輕輕地就掙扎了出來。

“你還好嗎?”大螞蟻問。

“如您所見,我一點也不好!”小螞蟻撅著嘴巴說。

大螞蟻把小螞蟻拉起來,給它檢查了身體,發現它除了受到驚嚇以外,其他都非常好。“感謝上帝。”大螞蟻不自覺地說,也許是苦盡甘來,它們在附近發現了一大片的蘑菇林。

天色漸漸暗了,它們在蘑菇林旁邊做了標記,相約明天叫上小伙伴們一起來采摘蘑菇。

夕陽照在它們的身上,留下兩道長長的背影。雖然今天是虛驚一場,但是發生的事情深深地記在它們的腦海中,真是難忘的一天啊!

 

咖啡杯里的旅行

●百里路小學西城路校區三(9)班黃仁謙

午夜11點,靜悄悄的,連星星也躲到云里了。一隊螞蟻偷偷從螞蟻洞里爬出尋找食物。螞蟻們嗅來嗅去,突然,它們嗅到了一股香味,螞蟻們沿著香氣找到了一罐白糖。

它們一看到白糖眼睛里發出了亮光,死死地盯著白糖,有幾只螞蟻口水都流了出來。兩秒鐘之后,螞蟻們從發呆中走了出來。它們歡呼一聲沖向糖罐。每只都開心地在糖罐里打滾。然后,它們每只都拿了一顆白糖排著隊走了。有兩只螞蟻因為貪吃沒有跟著隊伍走。它倆各自抱了一顆白糖開心地睡著了。

清晨,這兩只螞蟻醒來,看見一把巨大的勺子向它們伸來。它們倆一見,兩只腿瑟瑟發抖起來。它們想跑,卻一屁股坐了下來再也站不起來了。一只螞蟻喊:“媽呀,這勺子怎么這么大呀!”另一只結結巴巴地說:“快……跑。”

但是,它們還是被那巨大的勺子打到了。它們想從勺子上下來,哪有那么容易。“撲通”一聲,它們掉入了咖啡杯里。那咖啡對于小螞蟻來說簡直就是汪洋大海,而且是很燙很燙的水。螞蟻們剛一掉入就被卷入了一個漩渦。它們想浮上水面,可是沒有成功,還嗆了好幾口水。它們掙扎著,揮舞著四肢拼命向上游。一只螞蟻大叫道:“救命……啊,救……”

突然,一張大嘴伸了過來。原來,那人要喝咖啡了!兩只螞蟻徹底絕望。杯子被傾斜過來,咖啡連同它們一起涌向大嘴。

一陣鈴響,有人在敲門,那個人走開了。一只螞蟻對另一只螞蟻艱難地說:“我……游到旁邊,你踩……著我的背上去,再把我拉上去。”“好!”另一只螞蟻激動地說。于是,那只螞蟻游到杯子邊緣,另一只螞蟻踩著它的背爬了上去。然后,把它也拉了上來。

事后,它倆無力地倒在了地上,想再也不要離開大部隊了。而那個男人呢,他回來又開始喝咖啡。他滿足地說:“今天的咖啡真好喝!”

風景這邊獨美

●溫州市少藝校六(1)班 陳先悅

那一天,我們全家來到了楠溪之畔。

楠溪江仿佛熔化的水晶,清亮而又迅速流動。溪上,水波蕩漾,游魚在水底也正翕動它們的小鰓,與滑如凝脂的溪水攜手共行。這正是上游,若攏神細看,可見左前方水流漸細,尋至源頭,在兩巨石之間!所謂,“問渠那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。”停滯,水便了無生氣,即是死水。楠溪江的水,如初生嬰兒,活潑、好動,卻又柔和!

楠溪是清的,是活的,“質本潔來還潔去”,如此才得以保存它質樸的靈魂,更孕育出了愛山樂水的楠溪人!

順著河岸走下去,路上隨處可見噴著水槍、打著水漂的大人小孩,但,真正的水之摯友,只有竹筏。我們便去乘坐了竹筏。在竹筏上,身感溪面涼爽,眼觀兩旁青山層巒疊嶂,滿眼的碧綠不斷倒退,可謂享受。古有李白之“兩岸猿聲啼不住”,而我們卻聽見了,岸邊樹叢中,間或的幾聲鳥啼啾啾與竹筏之下,流水潺潺……

不知是陶醉還是疲累,筏上十人竟無多少語言。許多人不約而同地看向那位正撐著船篙的大爺。只見他兩腿彎曲,篙在河底有力地一撐,竹筏便平穩地向前滑行一段,毫無震動之感。不禁贊嘆,這位大爺駕筏技藝可謂高超,竟好似已將水與筏融為一體!老爸好奇:“老師伯,這行您干了多久了?”“幾十年了,我們家從我爺爺開始就在這兒啦!現在我都當爺爺了。全中國,數這兒的水最好!”

人之來,為之伴水。筏之劃,在水一方。楠溪江流淌千年,楠溪人代代守望。人守望的,是水,水乘載的,是人!

人與水從未分離。在出生之時,人生便已打上烙印,注定會與水相伴。這位艄公,更多水上工作者,以及所有人,都離不了水。而正是還保存初心的人,造就了這一抹亮麗的風景!

風景,這邊獨美!

霧的邂逅

●甌江小學五(5)班 潘陽

如果世界上一切都是具體的,現實的,那還有幾分夢幻可言?

—題記

霧來了,這個神秘的人悄然無聲地飄到了全然無知的你的身后,卻又像淘氣的小孩伸出手調皮地捂住你的眼睛,使你找不著東西南北。陡然間,一切像蒙上了一層薄薄的輕紗,是朦朧的美感吧。

迷離中,那一切景物若隱若現,如夢如幻,染上隱隱約約的色調了。濃霧白得似牛奶一樣,一團一團,先是那么翻滾著,雀躍著。那木、那草、那花,在霧中帶著神秘的氣息,仿佛置身在幻想的境界中。

花兒在霧中更顯嬌嫩了,仿佛一觸就破。露珠在上面更加晶瑩了,泛著迷人的光澤;小草仿佛更綠了,在那綠油油的葉片上,仿佛有新的生命在跳動,垂在上面的水露宛如幾粒珍珠剔透美麗;大樹在迷霧中被襯托得更粗壯了,那直插入霧中的枝葉,雖然看不見,卻能聽到“嘩嘩”的聲音,就覺得神奇秘密了。任是一草一木,都不像是在平時那樣的現實了,它們都有著模糊、空幻的色彩,每一樣都隱藏著它們的細致,保守秘密,使人感到畫一般的美感。伸出手,手指之間搓一搓,是濕潤的,我知道,霧,它來邂逅了。

霧漸漸稀了,不像原來那么濃密。望著它,我知道它要走了,它似乎有點戀戀不舍,于是它掛在樹上,繞在屋脊,漫在公路上,藏在草叢里。像煙嵐,像云彩,像奔涌的海潮,像紛飛的海鷗,每一樣物體,卻漸漸有了輪廓,有了原來的色彩。

越來越淡的薄霧飄移著,流動著,最后卻慢慢虧了,末了,便全沒了蹤跡。哦,它走了,匆匆的它走了,我若有所思道。

太陽撥開烏云,向人們露出燦爛的笑臉,給大地鋪上了金色的地毯,天空湛藍湛藍的,時不時有純潔的白云一笑而過。可我總覺得……好像缺了什么。

在窗前等待吧,等待著,等待著,等待與它再來一次邂逅。

唐朝的食物

●溫州市實驗小學六(3)班 黃一麥

我多想夢回唐朝,吃一口唐朝的飯。

唐朝的食物,是杜甫的“飯抄云子白,瓜嚼水精寒”;也是李白的“窮愁千萬端,美酒三百杯”;也是韋莊的“珍重主人心,酒深情亦深”;還是白居易的“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”。

唐朝的食物,好像是有生命的。詩人死了,但他們的生命卻在這一句句流傳千古的詩中得以延續,這些詩也是活的。“零落棲遲一杯酒,主人奉觴客長壽”的祝福之心;“今日暫同芳菊酒,明朝應作斷蓬飛”的送別之心……

但一千多年后,那一碗單純的米飯,那一杯香濃的濁酒,早已變了樣。

一千多年后,餐桌上那往日的安全早已不復,碗中能用銀針測毒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剩下的,只有無良商家為了金錢制造出的垃圾。

人們對劣質的食品、敷衍的衛生早已麻木,每天都在看完食物中毒新聞后無動于衷。

食品臟了,人心也臟了。

在這個科技進步神速的時代,用農藥已經成了習慣,各種膨化劑、生長激素層出不窮。當李白、杜甫穿越時光,看到一個月就能吃的“速成雞”,看到比拳頭還大的草莓,恐怕會問:這是什么?

現在的人們,早已不愛當年“路不拾遺、夜不閉戶”的唐朝盛景了,他們為了錢,多大的蔬菜都種得出來,當年那顆沒有一點瑕疵、像水晶一樣透明的心,去哪了?

心死了,詩人死了,詩中那種多情也死了。

李白死了,杜甫死了,白居易死了。沒關系,因為他們依舊在詩中生活著。只要還有世人記得這些詩,他們的生命也會隨著詩一起流芳百世。

可是心死了,詩中那顆怦怦跳動的心也死了。

我多想夢回唐朝,嘗嘗那一桌活菜,品品那一首活詩,看看那一顆活心。


網絡編輯:王芳芳

我來說兩句

評論0|更多>>
您好! 退出
,發表您的給力評論,來兩句吧!
你還可以輸入140
全部評論
今日河南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彩票玩法大乐透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 上期算出下期规律公式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 众想期货配资 辽宁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中首投资 福彩3d专业版带连线 天津11选5万能八码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查询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3d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开奖号码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开奖 免费四肖期期准准一 36选7福建今天晚上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图查询